电影资讯 对话《歌手2024》许钧:揭榜成功很开心 但对袁娅维的离开感到抱歉
首页 电影资讯 娱乐资讯 对话《歌手2024》许钧:揭榜成功很开心 但对袁娅维的离开感到抱歉

对话《歌手2024》许钧:揭榜成功很开心 但对袁娅维的离开感到抱歉

编辑

搜狐娱乐专稿(庄自修/文)日前,《歌手2024》第9期节目如约而至,音乐人许钧作为揭榜歌手加入节目。节目中,许钧选择挑战袁维娅,演唱了自己的作品《29》,这首充满力量的作品,让观众非常有共鸣感,最终许钧揭榜成功。根据赛制,两期节目综合排名垫底的袁娅维被淘汰出局。

得知自己揭榜成功后,许钧坦言,心情非常开心,但又马上很复杂,很怕被说他揭榜成功了,而袁维娅走了,“当时我心里特别抱歉”。

对话如下:

记者:当得知自己揭榜成功之后,心情如何?当时思考的第一个问题是什么?

许钧:当时来《歌手》知道要揭榜的时候,我心态其实挺平和的,我就觉得过来是来交流音乐的,至于揭榜成不成功,我都没有考虑。揭榜成功之后,当时的心情非常开心,然后立马又很复杂,因为我特别喜欢Tia(袁娅维),千万不要说我什么揭榜成功了,然后Tia(袁娅维)就走了,当时我心里特别抱歉。

记者:之前的演出有观众说你挺严肃的,现在《歌手》的大合照里,你都笑得特别开心,相比以前的演出心态有什么改变?

许钧:之前有些严肃,是因为20多岁的时候我比较拧巴,觉得生活好像一场硬仗一样。慢慢的长大了,觉得生活本身就是生活,我得让自己舒服一点,自在一点,心态也就跟随着生活有变化,也就反映到舞台上了。

记者:在《歌手》的舞台上,选曲一直备受关注,作为词曲编曲者,你觉得怎样的歌曲会让大众听审喜欢,作为演唱者,你又会怎样选曲?

许钧:作为一个词曲作者,我在选曲上的时候,更多的是注重内容的表达,就是我选的歌曲跟我自身的表达有一些契合的地方,才会作为我考虑歌曲的一个最重要的标准。

记者:很多人评价你现在在音乐上的创作变得越来越松弛了,你认可这种说法吗?现在对音乐的理解,和刚开始做音乐的时候有怎样的变化吗?

许钧:我比较认可现在做音乐越来越松弛的说法。以前做音乐,有一段时间很喜欢炫技。现在慢慢就觉得音乐就是音乐,音乐是表达的一个方式,他跟有的人选择去画画,有的人选择去写文字一样,我们最终的输出口都是表达。

记者:是什么样的原因,让你从台前走向了幕后,更多的去进行一些音乐制作相关的工作呢?

许钧:是因为当时没有演出,我得生活。正好有人介绍我做幕后的工作,我也慢慢在学习,觉得可以做幕后,然后就做了。

记者:你认为现在年轻人精神内核是怎样的,作为一个17岁就孤身出去闯荡的人,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吗?

许钧:现在年轻人的精神内核我其实不太清楚,因为我也没有怎么去了解他们,我可能没有什么好的建议给大家,但是我可以分享一下我看到的一些东西,也是给自己的一个建议。保持身体健康和精神健康,我觉得就是最好的方式。

记者:在《歌手2024》舞台表演的《29》,在年轻人中广受好评,歌词中有一句“愿你酷的像风,野的像狗,扎进灯火阑珊”让人印象深刻,这是你本人的生活态度吗?

许钧:这句歌词比较像我生活的状态,因为我是一个比较不服管的人,也比较喜欢自己找到自己舒服的状态。

记者:《中国好歌曲》之后,中间好多年没有再上过综艺,现在上《歌手2024》和当时看待综艺这件事有什么不同?

许钧:最大的变化就是我长大了,我知道生活的本质是什么样了。当时是觉得需要一个机会,现在我对《歌手》的感觉就是我很感激有这个舞台,但是更多的是,我想去跟大家交流音乐,展现我对音乐的理解,我并没有把它当做一个特别竞技的比赛。

记者:《歌手》的观众和演出的线下观众,调性还是不一样的,你想在节目中给电视观众传递怎样的音乐,呈现哪种状态的你?

许钧:我想传递的状态就是更真实的我,也不太有修饰,就是我对音乐的理解是怎么样,我这个人是什么样,我穿衣服是什么样,我就是什么样,私底下什么样我就是什么样。

记者:你17岁孤身闯荡杭州,在酒吧驻唱过、写过歌、组过乐队,到27岁才站上了比较大的舞台,唱《自己》从而被更多人看到,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这10年间的心态变化,有没有哪些事情或者人是直接产生这些变化可以聊一下。

许钧:我觉得从27岁、17岁,到现在36岁之间的变化,都跟我身边的人有很大关系,我的朋友他们一直在身边帮助我,在我没有能量的时候都给予我能量,包括现在我的爱人也都经常会给予我能量,这些是让我发生改变的很重要的一个环节。

记者:现在回看《自己》、《29》这两首写自己经历的歌,这么多年过去了,心态是否有发生一些转变呢?没有变化的东西是什么?

许钧:心态上发生的变化就是我好像比以前更冷静了,更没有那么容易急躁了。没有变的就是我比较清楚,我还是我,我骨子里的我没有变。

记者:你在《歌手》节目中介绍自己的时候,曾说过,你不是郑钧也不是许嵩,你是许钧,对于自己的定位,你希望大众是怎么去认识你的。也有人说“钧”字拆开是铁勺,在西北人的话中,勺子意味着傻子,你在音乐生活中,是个执著的傻子吗?

许钧:对,最早我拆“钧”这个字,我叫自己铁勺,就是在西北话中,“勺子”是傻子的意思。铁勺给我的感觉就是比一般的勺子更硬一些,更傻一些。因为小时候家人说傻人有傻福嘛,所以我就希望自己更耿直一些,更简单一些。

记者:随着数字时代的到来,音乐行业发生了很多变化。你如何看待这些变化?对于独立音乐人来说,有哪些机遇和挑战?你有什么建议给正在追梦的音乐人吗?

许钧:其实我大部分时间都自己做自己的音乐,没有太关注数字时代到来有什么变化。如果要说给年轻的音乐人一些建议,我觉得就是保持创作,因为音乐创作带给人的能量它是无限大的,这个东西是AI或者新的一些科技手段带不来的,因为我觉得人与人的交流,它之间的炙热和热烈的温度高于一切的。
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上一篇
成龙被质疑滥用替身,新片《传说》使用AI换脸,观众直呼辣眼睛!
下一篇
动作史诗大片《角斗士2》首曝预告 保罗·麦斯卡踏入竞技场重振罗马帝国雄风

评论

共 0 条评论